中环报记者穿越4500公里描摹黑龙江水环境治理地图

author
0 minutes, 1 second Read

晚风微起,华灯初上,夜幕下的哈尔滨展现出与白日迥异的风情。松花江畔步道上人潮涌动,垂钓、游泳、吹江风、观夜景,这座城市真正让治水成效为全民共享,把亲水的福利还给居民。

不止眼前,放眼黑龙江省水系地图不难发现,这里河网密布,河流、湖泊、水库、沟渠数量众多。为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黑龙江省加大河流、湖泊等地表水保护力度,推进高质量发展,打造一批绿色龙江生态文明实践典型案例。蝶变正在该省多地同步上演,近日,中国环境报记者走进黑龙江省,穿越4500公里,赴多座城市调研水生态环境综合治理与高质量发展成效。

生态修复与水源保护双管齐下

来到我国陆地最东端、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抚远县,尽管是雨天,浓江河及大力加湖区域两项水生态环境修复项目正在紧锣密鼓地动工。

眼前,泥泞的土地上,青翠嫩绿的草坪扎根不久;不远处,裸露着的矿石还在等待盖被。这里是抚远浓江河流域生态修复示范项目中的矿山修复区。

据了解,浓江河为黑龙江支流,发源于抚远县境内,与鸭绿河汇合形成大力加湖,承担着该县行洪排涝、灌溉供水、生态调节、水产养殖及人文景观等诸多功能,是当地自然生态系统的核心组成部分。

浓江河矿山修复项目 韦璐摄

过去,这里的河道沿岸有多处历史遗留的废弃矿山和砂场,造成土地损毁,并带来一定安全隐患。佳木斯市抚远生态环境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经一系列前期规划,去年11月,修复项目正式动工,地形整治、植被修复双管齐下。截至目前,项目已完成9.8公顷生态修复,绿意正在点缀这片曾经满目疮痍的矿区。

同时,项目还以浓江河及大力加湖水系为脉络,开展河湖清淤疏浚、生态修复等措施,恢复山体原貌,治理河道内源污染,建立滨水植物缓冲带,打出一套生态环境系统治理的组合拳。

据上述工作人员介绍,项目落成不仅会使浓江河水质得到改善,还将打造一个生态、休闲特征鲜明的城市滨水景观带,建立连续的滨河游览路线、多类型的开放空间和滨河观景点,为居民提供生活休闲舞台。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大力加湖还被确认为饮用水水源二级保护区,承担着建成区内数万人饮用水供应的重要责任。

既是水源地又是风景区,这样的双重身份对水质有很高要求,同样也给水环境保护带来不小挑战。这样的附加题在黑龙江并不罕见,鸡西兴凯湖交出了一份样板答卷。

上世纪90年代初,原兴凯湖莲花景区规模不断扩大,成为集餐饮、住宿、娱乐为一体的度假区,然而景区垃圾、污水等处理设施不完善,一度对兴凯湖水质产生不小的影响。事实上,兴凯湖更重要的定位在于,它是鸡西、七台河两市286万居民的饮用水源地。

为保护好这片水源地,2019年,兴凯湖莲花景区对违建开展了专项治理,共计拆除经营性饭店等56户、264间房屋,历时一年,彻底解决了对水源地的污染问题。兴凯湖管委会还在此种植乔木5000株,灌木23000株,进一步改善了湖区生态环境。

类似的改善还发生在牡丹江市镜泊湖。这是牡丹江干流上的火山熔岩堰塞湖,犹如一颗明珠镶嵌在蜿蜒的牡丹江上。为进一步促进其水生态系统生物多样性的恢复,2022年,当地实施了镜泊湖湖滨带大型水生植物恢复工程,种植湿生、沉水、挺水、浮叶等多类型植物。

工程施工方负责人陈益钟介绍,经过近一年的工程实施,共恢复水生植物面积近70万平方米,有效提升了生物多样性,消减入湖污染负荷,改善河口、湖滨带生境条件,充分发挥了湖滨带生态功能。

基础设施完善升级成统一动作

水里的问题岸上治。谈起治水,人们对这句话并不感到陌生。而将视线投向岸上,基础设施建设则是水环境治理的关键因素。

污水处理厂是承担一座城市污水收纳处理、达标排放任务的重要枢纽,关乎整座城市水生态环境健康。随着城镇化进程加快和各类生产活动加速,污水处理厂面临处理能力焦虑,提标升级成为黑龙江省内多地污水处理厂的统一动作。

例如,省会哈尔滨自2016年以来投资20余亿元,推动公滨、利民、利林等一批污水处理厂提标扩建项目建成投运。

扩建不难理解,而提标则是对处理后出水质量标准的提升。这一标准如何直观体现?有污水处理厂玩出了花样。

池塘荷叶露华漾,荷花鱼儿水中藏。这里不是嫩江畔的荷塘湿地,而是齐齐哈尔龙江阜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污水处理区的终端池。

龙江阜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污水处理区终端池。 李翔宇摄

齐齐哈尔龙江阜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从事玉米淀粉糖及氨基酸的生产、研发与销售。这里的生产废水根据特性,经过厌氧好氧工艺处理后,可以达到《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中一级A标准,排入市政氧化塘后直排嫩江。

很多人不知道一级A标准意味着什么,看一看我们的氧化塘就知道。龙江阜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污水处理专工刘晓东指着氧化塘中的几条畅游的锦鲤说,我们在污水经过处理后的水中进行养鱼。鱼能活,证明我们出水没问题,是达标排放的。

污水达标排放,让嫩江吃得健康。2022年8月,齐齐哈尔市开展嫩江干流生态环境集中整治专项行动。其中,工业企业污水治理行动排查出问题29个已全部整治完成;城镇生活污水治理行动按照一级A稳定达标排放标准,多形式多轮次重点排查嫩江干流沿线6个城镇污水处理厂,均运行稳定。

今年,齐齐哈尔市还开展了污水集中处理设施三大一严专项执法行动,1-5月份共检查企业120家(次),累计发现20家企业存在问题,目前已完成整改。下一步,齐齐哈尔市将与黑河市开展交叉互查,推进嫩江流域污水集中处理设施规范稳定运行、污染物达标排放。

基础设施的另一种形式是排水管网。在绥芬河流域,牡丹江市东宁市合流制管网改造项目正在进行中,计划于2025年前完成改造合流制管网28.9公里,现已完成城区雨污分流改造8.7公里,并完成东宁市建成区排水管网底数摸排。截至目前,全市排水管网建设总量已达104.27公里。

水清岸净引得鱼满仓、鸟还乡

来到哈尔滨,黑龙江最大的支流松花江自其中部贯穿而过,松花江干流哈尔滨段全长约466公里,自西向东依次流经5区6县,该市辖区流域均属松花江水系,松花江已成为哈尔滨不可或缺的元素,这里的江水,也哺育了一代代哈尔滨人。

捕鱼捕虾是松花江上的传统项目。阳明滩大桥下,打渔人车雁富、车雁广兄弟俩在这片区域小有名气。二人在此打渔二十余年,配合格外默契。

午后,当渔船从江心的小岛驶离,老二车雁广坐在船尾掌控着方向,来到水中央,老大车雁富站在船头利索地撒开网,不一会儿就完成一次捕鱼收网。

兄弟俩在江面捕鱼。 韦璐摄

江里的鱼是多是少,捕鱼人最先知道。二十多年前,我们刚开始打渔那会儿江里什么鱼都有,中间有段时间鱼类变少,近几年又明显感到水质变好了,鲢鱼、胖头鱼、翘嘴鱼,这些早先消失的鱼儿现在都能见到了。车雁广告诉记者,四五年前,他还在松花江里打到一条80多斤的大鲟鱼。

松花江的优良水质哺育了诸多兄弟俩这样的打渔人。光是阳明滩大桥下这片区域,就有二十余户渔民。不仅如此,坐落于松花江下游同江市的街津口赫族文化村的赫哲族人也依水而生,自古以渔猎为业,而同江境内的江水,正是他们的生命之源。

对齐齐哈尔人而言,好水还带回了他们对飞鸟的记忆。嫩江自大兴安岭浩浩荡荡而下,穿过沿途的齐齐哈尔市。

每年夏天,美丽的丹顶鹤飞越万里来到这里安家落户,这里也因此有了一个美丽的名字——鹤城。

以前村口的这片水域,很长一段时间是一个臭水坑,常年臭气熏天,村民们都躲着走,更别说那些鸟儿了。齐齐哈尔市昂溪区胜合村村民吴志全在这里已经居住了几十年,回忆起家门口那片80多万平方米的水域,他说道。

如今,巨大的纳污坑塘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碧波荡漾、万鸟翔集的雁溪湖。每天晚上,吴志全都带着家人一起到湖边遛弯,享受这来之不易的美景。丹顶鹤、鸬鹚……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们,现在又飞回来了!

不仅如此,吴志全还告诉记者,过去井里打出来的水,没过一会儿就变红了,庄稼的叶子上全是红红的锈迹。现在水质越来越好,透亮,随时都能用。

一汪清水,让成群的鸟类呼朋引伴,也为当地百姓带来了勃勃生机。

水源保护、工程治理、完善设施、建立机制,龙江焕新颜,发展谱新篇。下一步,黑龙江省生态环境厅将持续开展水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强化三水统筹,压实政府、部门、企业三方同治责任,深入打好松花江生态保护和城市黑臭水体治理两个攻坚战,让人民群众更直观感受到水环境质量改善。

 

Similar Posts